• 《成都晚報》之死:報紙退場的背后原因有哪些?

    admin2021年02月26日 02:31:59
    閱讀:
    標簽: 報紙 公信力 商報 晚報
    分享:

    你所不了解的“天府之國”!分享有用有趣的生活資訊。

     
     
      
     
      近些年來,關于“紙媒已死”“報業將亡”的論調不絕于耳。在數字技術的沖擊之下,紙媒從業者面臨著前所未有的困難處境。歐美報業不斷傳出老牌報紙倒閉的新聞,國內報紙的休刊大潮持續,紙媒倒下的多米諾骨牌的效應不斷發酵。
     
      11月初,《成都晚報》發布注銷公告。這份在休刊、停刊的“植物人”狀態吊了無數日與夜的媒體,算是真的“死”了。本期全媒派(ID:quanmeipai)轉載天府新生活推文,作者以《成都晚報》的注銷為切入點,結合自身從業經歷與觀察,較為激烈而深入地談了談報紙退場的背后原因。
     
      《成都晚報》死于自己之手
     
      從2013年起,傳統媒體的退場,就被國人預判。仿佛不死反而不正常。那么有人要問了,以報紙為代表的傳統媒體跟老百姓有仇么?也不是的。稍微疏理一下你就知道,過去很多時候,大多數人的正義,還是靠傳統媒體才得以主張的。從很大程度上說,傳統媒體是普通人的靠山。
     
      那就奇怪了:今天的人真的是黑白顛倒,恩將仇報?也不盡然。回到今天的話題:《成都晚報》。借著《成都晚報》的退場,咱們來復盤一下全國報紙退場的真相。
      在此之前,先說說跟《成都晚報》僅有的一點交集。首先聲明,筆者不是晚報人,所說的一切,都不帶功利色彩。記得十多歲時,為了補貼家用,我學會做一種無本生意:寫稿。由于沒有老師,不懂規律,什么都寫,什么報紙都投,命中率極低。有一天,我投了一稿給《成都晚報》。很快就發了,雖然是豆腐塊,于當時的我而言,意義遠比稿費重要得多。我對發我稿的編輯印象好極。愛屋及烏,我對《成都晚報》的印象也好極。
     
      后來到了成都,做了記者,對晚報的印象有了很大變化。最初的變化,也來自于晚報的人。此人是誰不好點名,現在是公務員。我們同跑一個口。
     
      有一天,有司請客。席間,論及成都最牛的媒體。當然大家異口同聲地認為是商報,晚報的這位仁兄當即起立,以萬分不屑的口氣說道:商報算個什么,一幫沒有編制的泥腿子,不就是平臺好一點而已。我知道持此種觀點的晚報人不在少數。
     
      所有人目光立即轉向我,看我有什么意見。我是商報人,必須回應。我陳述了一個事實,沒有說誰好誰壞。
     
      我說,晚報廣告需要排隊一月以上的時候,商報的廣告收入不到1000萬。晚報大爺一樣橫掃成都政商兩界的時候,商報的記者去政府機關和大企業采訪通常要被趕出來。晚報全國排名前十的時候,商報“屁都不是”。晚報橫行成都的時間是幾十年,晚報被商報打敗的時間是一個半月。
     
      我說,如果真有人認為商報平臺好,我在這里做一個假設:把晚報現有人馬與商報互換,商報會很快步晚報的后塵。
     
      我說,晚報不是死在形勢上,也不是滅在商報手上,而是滅于自己之手。一幫擁有所謂編制身份的人,一幫把文件等同于新聞的人,一幫除了搞關系擅長什么都不擅長的人,一幫既盲目自大又極度自悲的人,辦壞一家媒體很正常,不辦壞才不正常。而且可以預見,只要政府不托底,晚報一年都撐不下去。不是商報太強,是晚報太弱。
      到了今天,我對晚報的過往已超越了愛恨。今天之所以還要說它,是因為晚報的滅,太有共性,是全國所有已滅和將滅報紙的縮影。
     
      紙媒為什么會消亡?
     
      紙媒的消亡,有一些現象值得思考:一、報紙要消亡的論調已唱了十年,近年鞋子掉下來,大家終于放心了。二、其實全國有多少紙媒早已是植物人狀態,死而不僵多少年了。甚至連“垂死掙扎”都不算,早就不掙扎也懶得掙扎了。
     
      一份報紙死與活,不在于你是否繼續出版,而在于你還有沒有影響力。
     
      1
     
      現在一些報社的存在感是這樣刷的:賣水果、賣藥、賣服裝、賣保健品……賣一切可以賣的,不一而足。
     
      以僅有的那點少得可憐的公信力去直接做起買賣來。一做買賣,就會受到利益驅使,一受到利益驅使,就會丟掉底線,惡性循環,越來越往死路上奔。最后當僅有的一點公信力也被耗盡,連死都要死得很難看。
     
      現在還不死的報紙又如何?有些報紙發行怎么解決?向每一個員工下達訂閱量,訂不出幾百份就下崗。
     
      現在一些紙媒里面的人,又是些什么人呢?在紙媒煉成功力的人,分流到了各行各業,新媒體或者營銷圈,或者創業,留下的人天天詛咒:要死了、快死了、快要死了、趕快死!紙媒是被媒體人自己咒死的。
     
      它出現一個什么現象:從來沒有哪個行業,像紙媒這樣,被連續詛咒十多年,并且主要是被紙媒人自己詛咒。因此迎來一個死亡潮是必然的,只須耐心等待,時間早遲而已。
     
      太多紙媒處于“植物人”的狀態,太多紙媒死得難堪,完全置媒體是社會公器的性質和媒體底線于不顧。
     
      大量報社在選人上有問題,選出一群對社會、生活、生存環境知之甚少,甚至不食人間煙火的人。這點,從留下和離開的人身上最能說明問題。離開的大多是優秀者或者資深媒體人。
     
      在某些媒體里,留下的人是什么心態呢?分幾種:一種是混日子的人,一種是出去找不到工作的人,一種,則是因為離開不劃算(工作的年限太長),等著報紙死了好退休。不過,留下的人有一個共同的特征,就是天天發牢騷,抱怨媒體是戴著鐐銬跳舞的行業、后悔自己入錯了行。
     
      問題是,今天,現有環境下,哪個行業沒有鐐銬?難道惟獨報紙?不是這個邏輯。
     
      那么,紙媒為什么會死?為什么會在今天開始死亡歷程?
     
      一般從眾的說法,是受新媒體沖擊,讓國人的閱讀行為改變,普遍變為淺閱讀。在這個問題上,我同意一個說法:第一, 手機捅一刀(被新媒體XX),第二、自己捅一刀(被自己XX),第三、對手捅一刀(被同行XX)。
     
      世界上任何一個行業、企業的死,一定是自己干死的。
     
      只有過時的紙媒人,沒有過時的紙媒。如果新媒體那么厲害,那怎么沒有干死湖南衛視?怎么沒有干死《三聯生活周刊》……
     
      很大程度上,其實都是紙媒人對自己的辯解。因為任何人死,都是自己免疫力低;任何企業死,都是自己管理不善。
     
      2
     
      報紙打天下的的時代是什么時代?是話語權威化和中心化的時代。現在是什么時代?現在是去中心化時代。
     
      報紙存活的本質是什么?本質不只是快,而是權威,而是信任感和公信力。
     
      以前說一個事情靠譜與否,一句話就行--“報紙上都說了”,可見公信力和權威性的厲害。報紙表面上看是比快,但其實并非如此。你看全球負責任的大報名報,在做一個報道時,多方求證,力求真實,為了真相,不惜時間和成本。
      但現在很多報紙在做權威性和公信力嗎?結論是否定的。他們跑去跟網絡拼快,拼所謂的信息量,拼媚、拼俗、拼丑、拼爛,跟商人拼做生意。
     
      90年代做報紙的人,都是文學青年或者說文化人,有情懷,有理想,所謂“鐵肩擔道義、妙手著文章”,立志以新聞報答社會是這一代人的共同理想和人文特征。新聞對生于70年代的從業者來說,是一種神圣的職業,因此有較高的職業素質。
     
      現在呢?現在媒體的從業人員,一律年輕化。年輕化本無不可,但如果是受游戲影響長大、少讀書甚至不讀書、愛好狹窄而又極其自我的一群人呢?他們,首先會被網絡打倒,再反過頭來把自己的報紙干死。
     
      3
     
      那么這樣的群體是怎么走進媒體的?不得不說報社還有一個人事管理上的怪胎:極其行政化、極其勢利化、極其公式化和極其外行化。
     
      在年齡上有一個很嚇人的紅線:35歲。35歲以上基本等于走在淘汰的路上,如果沒當上領導的話。有點常識的人應該知道,人在什么時候綜合素質最強,35歲以后。而極大多數報紙卻將35歲以后的人定在淘汰之首。
     
      有一年,美國記者華萊士來華采訪,被全國所有媒體熱炒。熱炒的原因,是因為這個記者的高齡:70多歲。記得當時我還興奮了一陣子,以為報紙終于認識到用人的核心。但接下來的事實讓我絕望:炒作歸炒作,在用人上,依然故我。
     
      在內容管理上更有一個很嚇人的制度:叫漏稿制度。我就不明白了:如果每家媒體的內容都一樣,全國一家報紙就夠了,哪需要幾千家?
     
      當然最重要的是內因:
     
      一、從態度上,現在不少報紙的記者的消息主要就依賴網絡,并且特別喜歡捕風捉影。
     
      二、有新聞不報,老是去自我炒作--現在所有媒體愛說一句行話叫作“炒作”。虛張聲勢,以假亂真,毫不誠實。比如,自己搞一個活動明明只來了幾十人,在第二天的報紙上,敢說上千。比如,自己的發行量明明只有幾萬,對外的說法上往往變成幾十萬甚至上百萬。
     
      三、從業人員太缺乏專業訓練。很多媒體記者做文章的水平,說難聽點連讀者都不如。
     
      很多媒體人,拿通稿、同行串稿、網上爬稿等等,從采訪到寫作,沒當一回事。
     
      也有些媒體,給錢就炒作。比如某開發商給它一個廣告,明天馬上把它的樓盤吹上天。如果恰好這家開發商出質量問題了,它是絕對不會報道的。有奶就是娘,哪里會有公信力和權威性?沒有了權威性和公信力,誰還把你當媒體?
     
      部分報社在內容制造上也舍不得投入,而活得好的媒體,為了一個好作品可以抽幾十萬經費。試問我們有幾家報紙會這么做?一個只產出不投入或小投入的媒體不死才怪。
     
      別光眼紅湖南衛視等靠內容創新發達的媒體,你知道別人一個節目投入多少嗎?
     
      太多的報紙簡單地以低廉的人力成本和低水平的管理去賤踏行業糊弄讀者。有幾家報紙有“腕”、更別說“大腕”?在人才上不投入、不培養、不儲備,只能得到惡性循環的后果。看看你的競爭對手,大的網絡公司一年投入多少?一張收入數億的報紙一年投入多少?
     
      有句話叫窮則思變,但有些報紙根本不想變,甚至害怕變,一直自娛自樂、自以為是,變本加厲地透支媒體的已經少得可憐的一點公信力。
     
      此外,在印刷技術如此發達的今天,許多報紙印出的仍然是“臟手”的產品。這個問題日本、德國、美國早就解決了,為什么你還是無動于衷?連紙張、印刷都不愿改變?憑什么不死?
     
      什么是報人?至少要有獨立思考問題的能力,不要人云亦云;至少要求真務實,不要嘩眾取寵;至少要有良知、正義和底線。
     
      好像有了一個足夠的理由,就會死得坦然,死得體面。但今天沒有理由會給你。
     
      今天,如果你有興趣、有機會、有辦法進到報社的中干會上,你會發現,很多都在玩手機,都在通過手機“思考”。這幫所謂的中干,會后再去領導一群更喜歡玩手機的小兵,一個時代就這樣誕生了。紙媒人自己被手機、網絡打敗了,而不是紙媒被網絡打敗了。一群早就被網絡打倒的人,怎么可能辦出不被網絡打倒的報紙?
     

    注:本文系作者 admin 授權融媒體發表,并經融媒體編輯,轉載請注明出處和本文鏈接

    我要圍觀…
    705人參與 36條評論
    • 最熱評論
    • 最新評論
    加力那24分鐘前 回復284

    就是因為病人多,專家少,你還要抓?如果你是一個專家,一天12小時不吃不喝不上廁所給20個病人看病,可是外面排隊的病人有100個。

    Taso韓先生28分鐘前 回復284

    就是因為病人多,專家少,你還要抓?如果你是一個專家,一天12小時不吃不喝不上廁所給20個病人看病,可是外面排隊的病人有100個。

    加力那28分鐘前 回復284

    就是因為病人多,專家少,你還要抓?如果你是一個專家,一天12小時不吃不喝不上廁所給20個病人看病,可是外面排隊的病人有100個。

    Taso韓先生24分鐘前 回復284

    就是因為病人多,專家少,你還要抓?如果你是一個專家,一天12小時不吃不喝不上廁所給20個病人看病,可是外面排隊的病人有100個。

    admin

    關注

    現專注于互聯網行業—公關領域。興趣廣泛,熱愛傳統文化,以及看書,閑時寫些文字等。

    • 17萬閱讀量
    • 17萬文章數
    • 3評論數
    作者文章
    • 一周輿情觀察(2月15日—21日):“女生乘坐貨拉拉跳窗身亡”引發全民熱議

    • 專訪比特富富盧海怡:礦業存在龐大的增量市場機遇

    • 要看到各地公安加大“辱英烈違法言論”法律懲戒的正面意義

    • 《明潞王朱常淓書唐詩石刻精選》出版:彰顯衛輝厚重文化和明代藩王書法水平

    • 關于小李在縣城買房的幾點思考

    關于我們 |加入我們 |廣告及服務 |提交建議
    友情鏈接
    賽迪網 |鈦媒體 |虎嗅網 |品途網 |i黑馬 |果殼網 |砍柴網 |創業邦 |易觀網 |凱恩思 |蜜蜂網 |獵奇網 |企業網
    Copyright?2003-2015 融媒體版權
    粵ICP備05052968
    亚洲欧美日韩在线无码不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