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辭職賣房去留學:46歲的我完成了23歲時的夢

    admin2021年02月26日 03:38:40
    閱讀:
    標簽: 美國 大學 學校 上海
    分享:

    講出你的故事。

     
     
      這絕不是我要的生活,我暗下決心,一定要逃離。
     
      我是董娜,今年47歲。2019年,我為了追求夢想,辭掉了上海某國企的工作,賣掉了一套房子,來到美國讀書。
    兩周前,我在密歇根湖邊的留影。
     
      1993年大學畢業后,我被分配到長沙郊區的中專教書。因為不甘心,我千方百計逃到了上海。
     
      這幾十年,我在上海成家立業,但始終做的不是最喜歡的事情。
     
      前年,工作上遭遇突變,受到同齡人的刺激,我決定放下現有的一切,追求喜歡的事情,為自己活一回。
     
      1990年大一暑假回家,那時候大學生是天之驕子,我當時的眼神里面就是這四個字。
     
      上個世紀八九十年代,大學生還是比較稀罕的。我運氣好,考進了上海外貿學院,就讀國際貿易專業。
     
      1992年國慶節和女同學們去南京玩兒,覺得好玩,抽了人生第一顆煙。
     
      1993年,大學畢業,我被分配回湖南的中專(湖南省外貿學校)教國際貿易。
     
      學校坐落在一個叫木家坳的大山坡上,農戶的房子四散各處。員工宿舍在一樓,很潮濕。有時候拉開抽屜,會看到碩大的老鼠穩坐里面,聽到我們的尖叫聲才慢悠悠地溜走。
     
      而上海的同學們不斷傳來激奮人心的故事。有人去了外企,月薪5000塊;有人做了德國品牌鍋的代理,第一年就掙了100萬;有人被外經貿部派到歐洲5年……想到自己月工資500塊,要在這荒山野嶺中度過青春,每周重復三次內容一模一樣的課程,我的心就躁動不安。
     
      這絕不是我要的生活。我暗下決心,一定要逃離。
     
      那時要從公立學校辭去工作,可不像現在那么簡單。單位不放人,就拿不到人事檔案。沒有檔案,升不了學,辦不了護照,正規單位也不會聘用你。
     
      在中專教書時,我被省外經委派到無錫去參加一個全國的比賽。右二是我,左一左二是我的學生。
     
      1993年,我嘗試通過考研逃離學校。我拿著考研報名表,去找校長敲章。校長抽著煙,語重心長:“你可是我們學校重點培養的老師,考研,你還是等幾年吧。”
     
      1994年,省城公務員公開招考。我又拿著填好的報名表,去找校長。校長有點責怪:“不要東想西想了,這個章,我是不會給你敲的。”
     
      考研不行,考公務員也不行,我申請留學總管不著了吧?1995年年底,我跑到武漢考了GMAT,又一口氣考了托福。
     
      在長沙教書時,和同事們一起去桃花源玩兒,我是中間那個最高的。其實很多人都想逃離。多年后,照片上的同事們一位成了編輯,一位成了律師,一位成了大學老師,只有一位留了下來。
     
      趁寒假,我在報紙上找了份三亞律所助理的工作。1996年2月,寒假一到,我立即飛往海口。沒想到,外面的世界并不簡單。
     
      律所主任輕描淡寫地說:“助理的意思,就是生活和工作都要助理。”
     
      大年初一,看著海口的點點燈光,我轉身回到桌前,寫了一張便條:“主任,我永遠無法成為你想要的那種助理,再見。”留下出租房的鑰匙,我直奔海口機場,坐了第一班飛機回家。
     
      第一次出逃就這樣以失敗告終。
     
      一晃到了暑假,這次,我選擇了去上海。1996年的上海,到處都是工作機會。9月,一家公司聘用了我。我決定拋棄一切,去往上海。
     
      什么檔案,什么戶口,都不管了!難道我要被這些東西捆一輩子嗎?寶貴的三年青春已經過去,我不能再等了!
     
      1994年,爸爸媽媽在打太極拳。他們40歲時才生我,一輩子都在當中專教師。
     
      父母認為,老師對一個女孩子來說,是多么安穩的好職業。見我一心想飛,父母很生氣。
     
      可是我決心已定:我的人生是為自己活的,與孝順無關。如果為了讓父母高興,勉強自己做不喜歡的事情,這樣的人生,真是個悲劇。
     
      1996年9月10日,教師節之夜,全校老師在食堂聚餐,歡度節日。吃到一半的時候,我溜回宿舍,背上事先收拾好的雙肩背包,在夜色中,頭也不回地離開了學校,登上開往上海的火車。
     
      剛到上海,我去了那家率先給我offer(錄取通知書)的公司,這樣我馬上就能生存下來。
     
      這是一家征信公司。公司里面都是跟我一樣的年輕人,工作非常辛苦,但是氣氛非常好。
     
      美中不足的是,這份工作,并不是我喜歡的。
     
      1997年上海公司同事一起聚餐,右三是我,大家經常下班后一起玩兒。
     
      我20多歲的時候就知道自己最喜歡做的事情是什么了。
     
      第一是廣告創意,第二是心理咨詢。因此,在征信公司工作的同時,我一直在投遞簡歷。
     
      幾個月后,我接到一個廣告公司的電話,邀請我去面試,職位是總經理助理。通知我面試的是個美國女人,叫Celine。面試后的第二天下午,Celine就打來了電話:“我們希望你馬上就能來!”并給了我一個offer,相當于我當時工作的二倍薪酬。
     
      這家廣告公司、這個位置就是我夢寐以求的工作,一切都讓人滿意極了。
     
      然而,已經被我差不多忘在腦后的MBA申請,偏偏這時候有了回音,我收到了紐約大學的錄取通知書。24歲的我,糾結又糾結,權衡又權衡,最終,極其艱難地,選擇了回老家辦護照。
     
      我至今都記得自己對Celine說出“對不起,我不能接受你的offer”時的心情。
     
      后來發生的事情,讓我對這個決定后悔至今。
     
      當初我從學校不辭而別,徹底惹惱了校長。校長將我永久開除,我的人事檔案被牢牢鎖在學校檔案室。在老家湖南輾轉了三個多月,拖了許多關系,我才拿到人事檔案,辦好護照。
     
      接下來就是去北京辦簽證。
     
      1996年去北京簽證,睡在我上鋪的姐們正好從成都去北京出差,我們倆在天安門拍了一張照片。
     
      炎熱的夏天,排了好幾個小時的隊,終于輪到了自己。
     
      簽證官花5秒鐘翻了翻我的簽證資料,問了兩個問題:你現在從事什么工作?年薪多少?
     
      我在真實的年薪上往上拔高一倍告訴她。她冷冷地說:你知道學費要多少錢嗎?等你掙夠學費了再來吧!不容我的解釋,她“砰”的敲上了拒絕章,將護照扔回給我。
     
      我的留學夢就那樣“砰”地一聲破碎了。
     
      再回到上海時,已經過去了5個月。原來工作的征信公司不計較我請假超期,仍然接納了我。
     
      1997年,我投入征信公司的工作,身上穿著當時覺得很職業的真絲藍色西裝。
     
      感激之余,我決定好好在公司干下去。但我的廣告創意之夢從此夢斷--是我自己親手掐斷了它。
     
      時光飛逝,我成了一個征信業的資深人士。兜兜轉轉,卻從沒有離開這個行業。但是,內心深處始終有個聲音告訴自己:現在的這份工作,并不是自己熱愛的。
     
      看到身邊的朋友放棄國企的工作選擇去山里養雞、自己動手修建小木屋,過著簡樸但單純而開心的日子,我也有過動容。
     
      相比起來,我完全是他的反面:做著一份不愛的工作,拿著一份不多也不少的工資。
     
      高中同學磊子不喜歡應酬,從國企中層辭職,包了一個山頭,養了三千只雞,自己蓋了一棟小木屋。這是建設中的樣子,我們都很羨慕。
     
      人到中年的我在國企工作,有自己的獨立辦公室,分管三個部門。在公司,常常會有人恭恭敬敬地叫我一聲“總”,只要我張張口,便有人幫我把雜務做得妥妥貼貼。
     
      下了班,我不是跟朋友們相邀逛街打牌,就是跟閨蜜聚餐小酌。家里有阿姨搞衛生燒燕窩……日子過得有滋有味。
     
      在我以為自己的人生會這樣安安穩穩地進行下去時,老天又拋下來一個新劇本。
    2016年,在自己的獨立辦公室。
     
      2018年1月,我在菲律賓休年假。這時,同事發來一份人事結構調整文件。
     
      我所在的公司因為國企改革被兼并,而我的新崗位,是去一個總人數不足10人的部門,為一個比我小十歲的小伙子擔任助理。
     
      我氣懵了,想象著自己怒吼一聲“老娘不干了”,再把辭職信拍在領導桌上的樣子。
     
      但不消一會兒,我就想到:辭職以后怎么辦?我,一個四十五歲的中年婦女,還能干什么?還有誰要?
     
      2018年1月,我在菲律賓休假,看太陽看船看海,沒想到會有一波大浪打過來。
     
      休完年假回到公司,我像文件安排的那樣,從舒適的獨立辦公室搬出來,隔壁是一個原本跟我相差三個級別的90后。
     
      我心里一陣凄涼。只能勸自己,也罷,反正50歲就退休,就這么熬個5年,退休后想干嘛干嘛吧。
     
      漸漸地,每天去上班不再是一件讓我開心的事情。
     
      我的新座位,在一排排工位之間。
     
      一天,我收到一條好友申請。對方在備注里寫著當年對我的愛稱“苕兒”(湖南方言,傻瓜的意思)。
     
      我一看就知道是我大學時最好的閨蜜之一李莉。激動得不得了,很快跟她通了一個長長的視頻電話。
     
      我才了解,這么多年她一直在美國做全職媽媽。直到兩年前,兩個孩子都考入大學。李莉決定要為自己活一回,去實現一直以來的律師夢。她撿起書本,刻苦學習,順利被美國一所大學全獎錄取。
     
      我們通話時,李莉已經開始了法學博士第一年的課程,而且,夏天就要來上海一個律所實習。
     
      我看著屏幕上的李莉:皺紋早就爬上眼角,但雙眼卻露出堅定而明亮的神色。青春不再的臉上,綻放著發自內心的幸福微笑。整個人都神采奕奕,散發著為夢想努力的光芒。
     
      我的心再也無法平靜。
     
      一個聲音蹦出來告訴我:“不可以再耗下去了!你還不老,也不傻,你還可以做很多有意義的事情!”我也想為自己活一回。
     
      李莉來上海律所實習,我們吃地道的本幫菜。我是右邊那個,是比較富態的一國企員工。中間那位是李莉的媽媽。
     
      以45歲的年齡,重新去做廣告創意也許不太合適,但是,心理咨詢,以我現在的人生經驗,正是理想的時候啊!
     
      我開始瘋狂搜尋心理咨詢師相關的信息,研究了大量信息,決定成為婚姻家庭治療方向的咨詢師。
     
      我為自己設想了這樣一條路:先申請美國大學的“婚姻家庭治療”碩士項目,成為一名專業的婚姻家庭治療師,再回國執業。
     
      想漸漸豐滿清晰起來,但現實卻骨感依然。擺在面前的第一大問題就是錢。
     
      辭職去美國讀書,少了我這一份收入,還多了學費和生活費這筆動輒百萬的開銷……我和老公在上海這么多年的打拼,只攢下了一大一小兩套房。大房子還在還貸。小房子是我們結婚時置辦的一室戶,在中環邊一個老式小區里,原本打算留給女兒,為她將來出國讀書或嫁人之用。
     
      我試著跟老公說了我的想法,沒想到他當即表示支持:“錢的問題不要操心,我們可以把小房子賣掉。”那一刻,我覺得老公真是全世界最可愛的人。
     
      連念初三的女兒也完全支持。她拍拍我的肩,酷酷地告訴我:“放心去讀吧,老媽!我不會想你的,當然,偶爾也可能會。哈哈哈。認真地說,我為你感到驕傲,老媽!”
     
      我在申請美國碩士的同時,女兒也在中考沖刺。這是2019年圣誕節我回上海,我們一起去世紀公園拍的。
     
      我定下了2019年秋季去美國攻讀婚姻家庭治療碩士的目標。
     
      要申請美國的碩士,首先得有GRE和托福考試成績。這兩個考試的難度有目共睹。我英語基礎比較好,但45歲“高齡”,二十多年幾乎沒用過英文的我,只有拼盡全力。
     
      自從決定去留學之后,我停止了一切娛樂活動,婉拒所有約會,集中精力學習。朋友們反應不一,有人不屑,有人驚訝,有人給我打氣,也有人笑我一把年紀還讀什么書。
     
      拼得太厲害,我這副老皮囊就跳出來刷存在感了。
     
      我有慢性闌尾炎,闌尾就像是我生活的“晴雨表”,每逢身體太累就會隱隱作痛。備考這段時間,我搗亂的闌尾每天都要痛一痛,提醒我悠著點別玩兒脫了自己這把老骨頭。有時實在疼痛難忍,我只好放棄當天的計劃臥床休息。
     
      時間就在背單詞、做題、上課、做題的節奏中箭一般流逝。我好像還沒學多久,考試就來了。
     
      我的托福成績單。
     
      10月13日,考托福,得了93分。我的壓力少了一大半,美滋滋地考完了GRE,當場出分306。GRE的分數相對來說算是低的,但考慮到我準備時間少,申請研究生勉強夠及格線,我基本滿意。
     
      苦學英語的同時,我也在為申請學校做準備。一位做留學的朋友表示我的申請難度很大。但既然決定了要做,就不能輕易放棄。我決定趕鴨子上架,自己DIY。
     
      全美具備認證的婚姻家庭治療碩士項目只有100多個,我進行了細致的研究,最后結合學校排名、專業排名,確定了十個申請目標。其中,我將西北大學列為了第一夢想學校。
     
      整個11和12月,我幾乎都在埋頭準備申請材料。12月底,我將10所大學的申請材料一股腦寄出去,開始了漫長的等待。
     
      2019年開始,我陸陸續續收到6個大學的拒信,大受打擊。常常懷疑是不是因為我太老,人家完全不給機會。
     
      圣地亞哥大學的拒信在面試后第三天就發來了,這一刀倒也痛快。
     
      3月5日,早上醒來,習慣性打開手機,看到郵箱里的“祝賀你”,激動得立即坐起來。雪城大學免面試錄取了我!并且還免除部分學費!我振奮不已:能去讀書了!
     
      5月4日,一封來自西北大學的郵件讓我猛然驚醒。信中說道:我們錄取名單中有人放棄了,你在我們候補名單上,你現在還愿意考慮我們學校嗎?我興奮地大聲尖叫,穿透整個房子。
     
      老公嚇得趕快跑問我怎么了,我大叫著:“西北!西北大學錄取我了!”老公緊緊抱住我。
     
      我激動得淚眼婆娑,深深體會到了什么叫做“夢想成真”。
     
      我的西北大學錄取通知書。此時,女兒也完成了中考沖刺,拿到心儀高中的通知。
     
      我立即回復表示愿意考慮西北,并去信給雪城大學解釋我因故無法去雪城求學。面對第一夢想學校伸來的橄欖枝,我的確無法拒絕。
     
      拿到簽證的當天下午,我迫不及待地提出辭職。領導連問三個“為什么?”我笑著告訴她,為了夢想。她看完我的錄取通知書,定定地看著我說:“天哪,你怎么能這么瀟灑地去追求夢想!”臨出門,我們擁抱了彼此。
     
      8月,我們將小房子掛上了市場。但受到疫情影響,直到今年4月才賣掉。我等著交學費,著急出售,成交價格比預想的少了二三十萬,只賣出三百萬。
     
      2019年9月11日,離開上海的日子到了。一大早,我和老公先送女兒去上學,就像平常一樣,女兒蹦蹦跳跳地進了學校。
     
      車子停在浦東機場,老公和我拍了幾張照片,擁抱告別。然后,我就拎著行李,一路進了候機廳,踏上了飛往美國追夢的旅途。
     
      2019年9月11日,我從浦東機場出發,飛往芝加哥。
     
      恍惚想起23年前,也是9月11日,那個瞞著學校偷偷逃跑、坐在開往上海的火車上的少女。
     
      歲月也許改變了我的面容,但還好,我又找到了自己這顆赤子心,找回了那時一往無前的勇氣。
     
      就這樣,我在美國的求學生活,拉開了帷幕。
     
      我第一次拿到西北大學的學生卡,那天還是蠻激動的。
     
      一上課,我就發現,我的英語是全班最差的。基礎不牢,地動山搖,干什么都受影響,我一下子焦慮得不行,非常著急。
     
      和同學們第一次聚會,“拍動圖”這個詞兒我沒有聽懂。所以大家都在動的時候,我(右一)還在端莊地擺姿勢。
     
      我去找了學校的國際生辦公室,他們給我推薦了一個志愿者,是一個老太太,我每周見她一次,練習口語。我還去參加語言系學生提供的免費英文聊天、國際生學語言團體組織的活動。晚上睡覺前聽名人演講,早上或者做飯聽美國新聞。
     
      2019年9月,剛來西北時,在校園拍攝。身后是校園最美麗的一個部分,密歇根湖。
     
      課程也讓我很發愁。
     
      功課對我來說很難,每周有起碼200-300頁的閱讀材料,就算是打死我我也讀不完,難到令人頭禿。
     
      還有500個小時的治療任務,但我的客戶經常放我鴿子,我常常擔心無法完成這500個小時。
     
      完不成就得不到認證,這書就白念了。
     
      但壓力再大,我也得拼呀。功課拼命學,材料拼命看,作業拼命做。
     
      2019年冬季學期的課程結束后,大家一起去吃了個早午餐。此后不久,同學們再也沒有機會聚會。只是在網課上寒暄幾句。
     
      到了今年春天,新冠疫情在美國蔓延,改成上網課后,我又病倒了。
     
      疫情帶來的恐懼,課業的壓力、不能正常畢業的焦慮,一起壓垮了我,讓我連著頭疼、嘔吐了三天。
     
      我只好跟自己說,老命要緊,看書寫作業,通通都不管了。大不了不能按時畢業,再花些時間重修。
     
      這一年的學習,我對自己也有了一個更清楚的認識和接納。以前還想著一定要做個業內專家,但是現在我蠻清楚的:以我現在的年齡,做點自己喜歡的事情,還能幫助到別人,就蠻好了。功課,沒有必要一定要拼命。身體是自己的。
     
      現在,我每天基本上7點半左右點起床,然后晚上12點之前一定睡覺。
     
      雖然英語的壓力還是在,但我已經有了顯著的進步,溝通起來已經基本無壓力。以前有一對黑人夫妻來找我咨詢,說話像放機關槍一樣,我基本上90%都聽不懂,但現在我居然可以聽懂50%以上。
     
      我的47歲生日是跟班里兩個同學一起度過的。她們倆一個23,一個24,我的歲數正好是她倆歲數的和。
     
      在美國高強度的學習生活這一年,我感覺自己好像確實是蒼老了。
     
      有時候心里面會暗暗問自己值得不值得,答案是很肯定的,非常值得。因為我做的是自己喜歡的事情,而且這件事還很有意義。我看書的時候尤其開心,就像海綿吸收水分,感覺很特別。
     

    口述/董娜(化名)|  作者/王滿地
     

    注:本文系作者 admin 授權融媒體發表,并經融媒體編輯,轉載請注明出處和本文鏈接

    我要圍觀…
    705人參與 36條評論
    • 最熱評論
    • 最新評論
    加力那24分鐘前 回復284

    就是因為病人多,專家少,你還要抓?如果你是一個專家,一天12小時不吃不喝不上廁所給20個病人看病,可是外面排隊的病人有100個。

    Taso韓先生28分鐘前 回復284

    就是因為病人多,專家少,你還要抓?如果你是一個專家,一天12小時不吃不喝不上廁所給20個病人看病,可是外面排隊的病人有100個。

    加力那28分鐘前 回復284

    就是因為病人多,專家少,你還要抓?如果你是一個專家,一天12小時不吃不喝不上廁所給20個病人看病,可是外面排隊的病人有100個。

    Taso韓先生24分鐘前 回復284

    就是因為病人多,專家少,你還要抓?如果你是一個專家,一天12小時不吃不喝不上廁所給20個病人看病,可是外面排隊的病人有100個。

    admin

    關注

    現專注于互聯網行業—公關領域。興趣廣泛,熱愛傳統文化,以及看書,閑時寫些文字等。

    • 17萬閱讀量
    • 17萬文章數
    • 3評論數
    作者文章
    • 一周輿情觀察(2月15日—21日):“女生乘坐貨拉拉跳窗身亡”引發全民熱議

    • 專訪比特富富盧海怡:礦業存在龐大的增量市場機遇

    • 要看到各地公安加大“辱英烈違法言論”法律懲戒的正面意義

    • 《明潞王朱常淓書唐詩石刻精選》出版:彰顯衛輝厚重文化和明代藩王書法水平

    • 關于小李在縣城買房的幾點思考

    關于我們 |加入我們 |廣告及服務 |提交建議
    友情鏈接
    賽迪網 |鈦媒體 |虎嗅網 |品途網 |i黑馬 |果殼網 |砍柴網 |創業邦 |易觀網 |凱恩思 |蜜蜂網 |獵奇網 |企業網
    Copyright?2003-2015 融媒體版權
    粵ICP備05052968
    亚洲欧美日韩在线无码不卡